2007年8月15日 星期三

For you are with me..Psalm 23:4



很多年前,看過丘世文(號外主筆,《周日床上》的作者)在腦癌病發期間,寫下與離世好友陳修治的友誼之書" 同行四分一世紀"
感動莫名.

現在中英劇團將把此書改編為話劇,在8月24日至9月2日上演.
非常期待.

丘世文在一封給陳修治的英文信中,寫下這麼一句話.

“I am sad because of your sufferings, which I share spiritually, but I am serene, because you have taught me by your courage and dignity in facing adversity......”

在網上找到一篇文章,寫得很好,不過不知是誰寫的,轉貼如下:

兩個同學,同行四分一世紀。兩個玉樹臨風的男生。

「修治擅長於人際間的溝通交往,很多時候與他閑談,大凡觸及到他的專科學識,他就是能以思路敏捷、風趣幽默的方式,把難題一語道破解釋,卻不失於淺薄。我自己作為專業人士,當然明白,在我們這已發展至學問過度精專、權威漠視人性的現代社會裏,這是十分難得的所謂『失落的藝術』。」

嘿,還不是精英與精英惺惺相惜。那點傲氣,是年輕知識分子的標記!

陳修治,國際著名皮膚科醫生。數年前患癌病逝,終年四十餘。丘世文,《同行四分一世紀》作者,陳修治七十年代初港大利瑪竇宿舍同窗,執筆時證實患腦癌。世文於九八年十月病逝。

「修治就是表現得鋒芒太露了一點:比如他坐擁兩部名車 - 保時捷及平治頂級型號 - 喝名酒、抽雪茄等等,都是要教仇恨他的人火上加油般暗中咬牙切齒。但我總認為修治就好比一頭美得不可再美的豹子那樣,充滿活力而自得其樂於天地間......。」

丘世文在港大是念英國與比較文學的,執筆這刻他一定在想,世界上多的是伊艾高的腌臢小人,可幸修治並不是奧賽羅般愁苦!

然後,當一切一帆風順、事業成就皆巔峰時,修治證實患了胰臟癌,是癌症中最壞的一種。丘世文說了些鼓勵的話,陳醫生眼圈通紅輕聲回答:

「我自己是醫生,內心通曉自己的病情,知道理論上可期望什麼,不可期望什麼,可沒有一般人那般幸福,能一廂情願盲目希望!」
陳修治醫生在病中與太太共度生日。

留住晚霞

讀《同行四分一世紀》,好比看一齣戲,內裏人物都是有血有肉的真實。陳修治與丘世文,同是香港七十年代大學培育出來的精英,才華四溢,活得精采活得美,卻先後被癌魔折騰。

「那時候我們未屆四十歲,對自己充滿自信、對未來充滿希望,從來沒有片刻懷疑人生路途的崎嶇是那麼出乎意料的。」

與文字同樣具震撼力的,是插圖照片。譬如陳修治醫生在病中與太太共度生日,太太笑得合不攏嘴。

陳醫生知道自己患癌後,舉行了一次宴會,由每一個赴宴的人夾錢。這一夜,來了二百五十人,沒有人遲到。

「這夜很高興......唱卡拉OK的來了,玩船的來了,一起打網球、打高爾夫的都來了。連何東Hall我冇份女同學都來了。」

陳修治大唱讚美詩,跟著正面談自己的病況。「門開啟了,朋友不再忌諱,可以跟他詳談,表達真心的關注。這場病,那個宴會,教他發現愛的力量,感受許多人的愛。他並不缺乏神的愛、妻子的愛,現在,愛竟凝聚成一股神奇的力量,包圍著他。」

丘世文的書還附有一封英文信,文字是那麼典型的港大七十年代溫文爾雅:“I am sad because of your sufferings, which I share spiritually, but I am serene, because you have taught me by your courage and dignity in facing adversity......”

「印象中他們站在我們一群舊友身旁談笑風生 - 那說話時眼睛滾動、笑容滿臉的老樣子令我難忘。有一點令我記得特別清楚:我初認識陳修治的時候,他的頭髮有點斑白,再見卻是變得油亮烏黑的,這令他與其他舊友相形下看來年輕得多了。」

一本書、許多幀昔日照片,留住了晚霞,留住了年輕知識分子的熱熾情懷。

2 則留言:

kineyi 提到...

When will u go for the drama? I bought the ticket on next Sun afternoon. A sad but beautiful story. What's life for?The saddest thing in the world is you gone stale. From this angle, it's not bad to have a short but beautiful life

Manna 提到...

哇, 你買左票咁快??? 我可能有票攞喎. 我可能看平日.

係啊,人生得一知己得確死而無憾,最難得是兩人都活得精彩,都信了主.

縱然人間短暫,卻能在天家重聚,其實更加是件美事.

有時會想,身邊有自己很重視的朋友,仍未信主,除了希望他們得救外,也有另一個小小自私的心願,就是希望將來在天家,都能夠時時見到他們. :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