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年5月14日 星期一

心靈的最後疆土


有些懶,:p故把已刊登的文章上blog.

內容:


我們掙扎於罪的誘惑,急於外在的文化包裝,大千世界裏,我們是盛裝下的螻蟻,是否脆弱得只能優雅地等待毀滅?


邱亞才的畫,就在中產的優雅唯美的層次中,擠開一線裂縫,暴露了人文的本質問題,社會角色與人本身的隔閡、懷才不遇、疏離與孤寂、心靈的漂泊與放逐。不過,儘管懷才不遇,儘管是漂泊者的失敗身影,畫中的人物所表現的,卻總能守住自我心靈的最後疆土,作自己天地裏最終極的孤獨戰士。


邱亞才筆下的藍衣紳士,頭向左傾斜,眼目微垂,眼神是空寂無垠的曠野,,發青的雙脣,連雙脣的隙縫都緊緊地抿去了;鬍子如發黑的青苔爬滿腮上,黑髮已掩埋在深沉的藍中,頸上灰藍的圍巾,平整地伏在綠松石藍的長衣上,雙手又是隱沒在藍中,氣壓低得連呼氣也只能呼出藍色的怨曲。


「我喜歡用意象的人生來寫實,來傳達面對生老病死的感慨,描繪過周邊生活被傷害的小人物,捲近悲劇漩渦時常是我作品中人物的縮影……」邱亞才在畫冊中的自述如是說,「我以畫筆作自我表述的工具,表達出內心抑鬱的複雜意識及孤獨的人我關係。」


邱亞才不是天生的天才畫家,更不是對人生早慧的人,唸小學時成績總是最後一名,初中就唸了四年,服完兵役、離家、獨立生活,就在那段日子,唸了很多杜斯妥也夫斯基的小說,莎士比亞的戲劇,豁然頓悟,抓住了人生的舵,慢慢向人生的大西洋駛去。由繪畫創作,他逐漸把心中多年來對人生感悟的壓抑,演繹成一個個身形修長的人物畫像,當中,法國畫家莫廸里亞尼的肖像,成為他的養分,然後,中國的白描技法,都從邱亞才的筆中,寫在人物的臉上了。中國古典儒雅及仕女像,在這一刻有了新的詮釋視覺。


也許因為上天安排認識了台灣著名的茶居「紫藤蘆」主人周渝,在邱亞才創作早期,周渝在材料費用的贊助,以至創作地方的借出,還有舉行過幾個大型畫展,邱亞才如破繭的蝶,陸續在台灣,以至海外展示他創作的姿色。「他早期的人像畫,都是較抽象,顏色及構圖較粗獷的,發展至現在,則比較以前精緻。」今次為邱亞才舉行六年後,首個畫展的Anna Ning Fine Art 董事寧麗虹稱,『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初,是邱亞才的創作高峰。是次畫展,就是他這段時期的創作。』


寧麗虹欣賞邱亞才畫中展示的中國文人氣息,而且多年來矢志不渝地畫人像畫,沒有為趕市場需要而扭曲自己。「目前畫壇有一股不太好的氣氛,就是很多新進年輕畫家愛渾水摸魚,見拍賣市場哪種類型的畫賣錢,就趕畫同類的畫,而且往往把價錢抬得很高,竟也有人為了看勢炒買的人,買他們的畫,他們的畫往往一推就五六十萬元,甚至更高的價錢。」有多年發掘及推廣中國畫家經驗的寧麗虹說。「反而,邱亞才這位有才華有藝術誠意的畫家,其作品價錢,卻仍然維持多年前的價錢,即二十多三十萬元一幅。」寧麗虹又說。


畫作價錢是否比以前高了,可能不是邱亞才最關心的,「我的生命有限不可能彩繪至永遠,在這有限的生命創作裏,人這有形的生命有個終了的時候,我所創作的精神與作品是不會死的。」邱亞才說。

上圖為漢雅軒之網上圖. 為邱亞才的其中一幅畫. (文章轉載自明報周刊2009期.版權為明報周刊所有)

《心靈之窗───邱亞才畫展》展覽日期﹕07年 5 月10日至24日上午10時至晚上7時地點﹕中環雪藏街2號聖佐治大廈1樓101室Anna Ning Fine Art

1 則留言:

fantasia 提到...

您好!我覺得您的部落格很有特色!!

是這樣的,這篇文章我很喜歡,

不知道您是否方便能提供一下文章的

原始網址呢?感激不盡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