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年5月14日 星期一

卓越心靈的命運──林風眠的孤獨


又是懶之過,再把另一篇上blog.

引言:

「畫家不要怕孤獨……」影響整一個世紀的中國現代畫,李可染、吳冠中、趙無極、朱德群及席德進都受其教導或感染的林風眠,曾跟他的誼女,也是學生的馮葉如此說。

孤獨是不屬於撒旦的,它原是讓人沉思、沉澱、煉淨、提昇,是一個接近生命圓融的必然過程。

內容:

林風眠以孤獨為起點,走過畫布、畫紙鋪上的路,用顏料畫上屬於自己的獨特地標。例如融合莫廸里亞尼式的修長頸項及弧型腰枝、以及敦煌飛仙閒逸動態的古典美女,半倚在如龍泉窯的透明色調之屏風前;又有率性寫意,融入油畫色塊作鋪陳,一幅幅恬靜的桃花源就這樣走進人間了;還有看了一場場忘卻塵世痛苦的戲曲後,畫布就成為另一個舞榭歌台,關眉虎額的英雄都闖入其中舞刀弄劍了。還有八十年代時所作的,一個個扭曲人體的,死灰如泥的臉頰的,展現文革泯滅人性的「噩夢」系列。


你可以說,林風眠並不孤獨,至少,在他法國勤工儉學且當油漆匠時,遇上名雕刻家YANCESSE,後受推薦入國立巴黎美術學院,更去CORMON的工作室中習油畫,作品更入選巴黎秋季沙龍;其後作品《生之慾》得蔡元培賞識,更因二人的美學觀及救國之志相同而結為忘年交兼知心友,又因蔡的推薦 ,得以在24歲血氣方剛之年當上北京國立美術專門學校校長兼教授。

你可以說,也至少,他的畫,影響了整整二十世紀中國的藝術界,名畫家李可染、吳冠中、趙無極、朱德群,席德進等,無一不受其感染與指導 。

不過,成就林風眠藝術生命的,不是那種表面風光。

他不理家人認為「學畫無出路 ,餓肚子」,決定與友人遠赴法國勤工儉學,立志為中國的藝術復興下功夫。那一刻,林風眠是孤獨的。

留法時第一任妻子產後不久逝世,初生兒子隨後夭折;第二任妻子在五十年代與女兒離開他們在上海的家,返回巴西定居。那一刻,林風眠是孤獨的。

文革開始,把自己多年勤力畫下的上千幅而致更多的畫浸在水盆中、浴缸中,化成紙漿倒掉。那一刻,林風眠是孤獨的。

文革期間,四年被困在牢籠,之後所畫風景畫,被狠批為把祖國山河描繪成「黑山惡水」。那一刻,林風眠是孤獨的。

文革完結,七八年他申請去巴西探妻女後來港定居,他的畫,就在中僑國貨公司寄賣,香港人認識他的,仍是少之有少,他的畫被戲稱為「中僑國貨」。那一刻,林風眠更是孤獨的。

縱然如此,除文革那壓人的時代,被逼放棄畫筆,林風眠始終畫畫不輟。

至於我個人,我是始終要以藝術運動為職志的!……我以為擔起藝術的重任,自非我一個人所能勝任的,必須大家團結起來,共同努力!即或不幸,不為藝術界同志們諒解,我同三五同志,也要一樣地擔負這種工作!即再不幸,連三五同志也不肯諒解,只我一個人也還要一樣地擔負這種工作!

1927 年,林風眠在《致全國藝術界書》如此說,他終此一生,也的碓如此行出來了。

一九九一年,林風眠走完艱辛、苦澀、孤獨、寧靜、淡泊的九十一年歲月,逝於香港港安醫院。臨終遺言,把骨灰撒作花肥。他的學生吳冠中曾寫道:「風風雨雨近一個世紀,林風眠永遠在趕自己的路。」

(以上文章轉載自明報周刊2005期,版權為明周所有.圖片說明: 林風眠的 《白衣仕女》)

世紀先驅──林風眠藝術展 展覽日期: 即日起至六月三日(每日上午10時至下午6時,週三免費入場)地點: 香港藝術館二樓 (專題展覽廳)

2 則留言:

潛行者 提到...

//孤獨是不屬於撒旦的......

但孤獨總引來撒旦?耶穌孤獨在曠野時,佛陀孤獨在菩提樹下時......

《驅魔人2》的理論是,愈是聖者,愈能吸引魔鬼,中國也有類似的看法,純陽之驅最易見鬼。

聖者是孤獨的,孤獨地跟魔照面,孤獨地穿越成魔之路。

Manna 提到...

哇, 潛行者啊,好耐冇見你了.

" 但孤獨總引來撒旦?耶穌孤獨在曠野時,佛陀孤獨在菩提樹下時."

說得好! 非常佩服 !! :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