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年6月7日 星期四

最終找到一張圖

引言:
「……我來自一個有幾千年文化的民族,所以對我來說最寶貴的,還是永存的精神內涵,不然一切都是暫時性的,一種時尚而已。」

著名華人建築師貝聿銘,在1997年法國羅浮宮博物館為他慶祝八十歲生日的晚宴上,說了這麼一句經典說話。現在,竟然在法國一位畫家及雕塑家李察.塔克西埃(Richard Texier)的藝術路程上,看到他自覺或不自覺地作了中國遠古文化的其中一位永續使者。

內容:

「你們的國畫和書法是這樣的!」唸建築的塔克西埃提起左手,合攏的五指如弓着背的鷹,手心如抓着雞蛋,食指及拇指捏着我帶來的一枝鋼珠筆,懸空垂直,然後左右飛揚,彷彿在高低起伏的祟山峻嶺上起飛翻騰﹔「我們寫字用筆是這樣的!」塔克西埃邊說邊把鋼珠筆緊握在左手,筆尖在紙上規律地由左至右畫上工整的線條,然後他把筆放下跟我說,「我們西方人的energy只知用腦去叫手去用筆,中國人的energy卻用心,用腕力。」 他雙眼直望我,再說:「中西方藝術家對energy的用法,是趙無極教我的。」

小題: 一心追求超現實主義畫風

『很可惜,我認識很多去法國留學唸藝術的中國留學生,反而沒有好好研究及發掘中國藝術文化留下的寶藏,他們多走美國藝術界流行的路向。』將於藝倡畫廊舉行在香港的首個畫展之塔克西埃說。

1995年,塔克西埃一次去摩洛哥,與趙無極相遇,繪畫成為載着他們通往友誼之河的一隻小渡船。二人同樣對繪畫充滿熱情與激情,二人同樣願意為繪畫耗盡生命所有能量。這段忘年之交,帶領塔克西埃走進藝術生命中一個他自己尚未發現的海域。

生於法國尼奧爾,在普瓦圖沼澤地渡過童年的塔及西埃,天天看到的潮退潮漲的海,就等於他體內流動的血一樣,掌管他的生命脈絡。他童年時會在海邊拾貝類或者植物的葉子,還有一些爛船的鐵,都不會放過。這些看來微不足道的東西,統統都成為他創作的素材,「小時候愛畫,我猜很多小朋友都一樣,你也是吧?!」12歲的時候,塔及西埃已決心成為出色的畫家。

中學時,塔克西埃醉倒在超現實主義大師杜布菲(Jean Dubuffet)和夏薩克(Gaston Chaissac)的跳躍線條、童稚的想像前,縱然其後認識了很多極前衞的藝術家,如德國藝術家波依斯、韓裔的裝置藝術家白南準等,卻一直沒有動搖他走超現實主義路向的決心。

小題: 趙無極令他走向中國

他把超現實主義大師作品上所學到的筆觸與色彩,轉移到從世界各地搜羅的海洋圖上,兒時在海邊見過的漂流的木頭、生的鐵塊、粗大的麻繩,還有航海使用的指南針、六分儀等等,全在他手中幻化成海洋圖上新的植物、新的海洋生物、新的建築,甚至新的海洋路線。

直至,他認識了趙無極,「他叫我到中國去,又教我認識中國毛筆的彈性與游刃有餘。」

塔克西埃把手機上拍到的,兩星期前趙無極在他的畫室裏的短片給我看。滿頭白髮,卻精神矍爍的趙無極抓起一枝像大掃帚的「筆」,靈動如猴的在地上掃了幾抹紅,又對着鏡頭笑得連眼縫也不見了。

小題: 最終找到一張圖

在法國畫室的塔克西埃,會把不同毫毛的毛筆,放在畫桌或露天的大地板前,蘸着一直深愛的德國墨,有土黃大紅,有深啡紫灰,現在還會加上中國書法用的墨。攤開從數年前在上海開個展時買來的,印上「中國人民解放軍司令部航海保證部」字眼的、發黃的,大約有三四十年前的海洋圖。塔及西埃的筆游過天津新海港、游過歧河口至黃河口、再南下溫州港至沙埕港、長江口至烏丘嶼……

塔克西埃不是在海洋圖上畫路線,而是一種渾然於平面甚至三維空間外的,自我宇宙的形成,「我最終會找到一張圖。」塔克西埃說。

2 則留言:

Milly 提到...

很喜歡讀你有關藝術(畫)的文章!
上次寫'採花大盜'的文章也很好!有空的話, 也請你去我的網站看看.

Manna 提到...

Milly,
謝謝你的鼓勵啊 !!!
想去你的網站看看,你的網址是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