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年12月19日 星期三

肥醫生的愛的定義

" 什麼叫做愛?我對愛的定義很簡單:就是當你長期在病榻之中不能言語,你的另一半仍然會不辭勞苦默默地為他清潔大小二便,這就是愛。"

看友人肥醫生的blog, 有此內容, 深有同感.
記得爸爸病重,媽媽就是如此的服待他,(當然囉,媽出外工作,就輪到我做了,但我當然不及媽對爸來得細心),而且還不時跟病重的爸說笑,為他畫肖像.

沒有什麼燭光晚餐,沒有什麼甜言蜜語,沒有什麼纏綿熱吻,只是為爸清潔身子,整理大小二便,送茶遞飯,為他剪髮,輕撫他的背去安慰,這就是愛吧 !

看哲人作家路益師說過,能夠"一起共渡不幸,就是愛情的證據".

謝謝肥醫生,讓我記起這個重點.




踏入年尾,是不少朋友結婚的日子。每星期不是去這間酒店就是那間酒樓飲婚宴,體內的膽固醇恐怕早已超標。

看見一對新人結束愛情長跑走入教堂,固然令人興奮。特別是當看到相識超過十年的朋友,因著愛情願意放下自我改變一生的方向,矢志努力成為別人的另一半,那種感動每每令來賓動容。

可是,事實卻告訴我們,現在香港每四對夫婦就有會一對離婚,而比例還在持續上升。當你步入三字頭的時候,你不得不承認,身邊離婚或分居的好友越來越多。這是社會現實,又不得不令人感到無奈。

無盡愛情路,結果不會知。有人選擇在談婚論嫁前毅然結束感情,以免因不同人生方向而誤了對方一生;有人因為情路受過傷害,為自己設下終身獨身的魔咒,縱然孤單寂寞總是在他/她的文字發揮餘香;有人追追趕趕,務求在節日佳期前找到個伴;有人卻自設圍牆,把一切芳心隔阻千里。感情這對對碰的遊戲,找到了就令人感動,但也可以是困擾的開始;找不到的可以令人煩惱非常,未必有幾多人欣賞當中的耳根清靜。

作為醫生,看得太多生死,看得太多分離。因此,天長地久共諧白首對我來說,只存留在童話故事之中。

是我看得太灰嗎?什麼叫做愛?我對愛的定義很簡單:就是當你長期在病榻之中不能言語,你的另一半仍然會不辭勞苦默默地為他清潔大小二便,這就是愛。

你可能會取笑我?什麼?不要玩了?這就叫愛?無錯!今天你的愛人對你送上萬千讚美,只因為你仍然年青貌美,但當有天你因為受到頑疾困擾而花容失色,你的另一半會否不把你看成負累而繼續愛護你照顧你?這是每一對戀人,特別是女孩子要問的問題。

看得太多「婚.離」,我就更明白每次在教堂,證婚牧師呼籲會眾「守望」這對身人,是多麼的真實和迫切。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,其實是非常困難的事。今個聖誕節,當你執著另一半的手示愛又或求婚的時候,讓我再一次掃興地提醒你,要問問自己:當你的另一半長期在病榻之中不能言語,你仍然會不辭勞苦默默地為他/她清潔大小二便嗎?對方也會這樣照顧你嗎?如果不是的話,就請你三思了…